您的位置:
主页 > 婚嫁亲子 > 另类情感 > 正文

疼我懂我的男人小我15岁

时尚女性网 | 发布: 2016-10-26 16:43 | 来源: | 编辑:

   推荐阅读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倾诉人:林笼怡,女,39岁,公司职员 织梦好,好织梦

  时 间:10月15日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林笼怡声音甜美,穿着时下流行的黑色及膝罩衫,外套米色韩式圆领针织毛背心,时尚而不失端庄,看起来,和大街上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女孩子别无二样。

dedecms.com

  如果不是先前的了解,我断然不敢相信,眼前的她年届四十,儿子已经高过她半个头了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我被他漠视了十多年 织梦好,好织梦

  我和甘华久的婚姻,也许是上天开了一个玩笑,注定就是个错误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我是家中的独生女,介于我母亲的身份,许多人不便轻易开口关心我的婚事,当婚事敲定后,各种声音冒了出来,说我怎么找了个这么普通的对象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   dedecms.com

  dedecms.com

  说实话,和甘华久恋爱的两年里,他对我始终不温不火,没有恋爱中人的悱恻缠绵,一场没滋没味的恋爱熬到后来,我几乎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勇气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可是,父母不肯答应,母亲是厂里的工会主席,她说,大小事都是我说别人,总不能在女儿的个人问题上,让别人说我们家什么吧。小甘单位不错,你们也谈了这么久,该结婚了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  于是,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也许是甘华久粗心大意吧,结婚,我没收到任何礼物。担心婚礼太过寒酸,一次逛街时,我试探着在首饰柜挑选了一枚戒指,让他买给我,当作是结婚礼物。他犹豫了很久,总算勉强同意下来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  我心里难免有怨气,和母亲谈起,说这么多年,他上家里来,也从不知给父母带点见面礼。母亲笑笑,说:“那都没什么,只要以后对你好就行。”

copyright dedecms

  然而,结婚之后,甘华久对我依旧那么平淡,找不到一丝新婚夫妻的热乎劲儿。在单位里,有时听到一群嫂子们聊天,说起老公对自己的好时,她们兴奋难抑,争相抢话,而一旁的我,则常常瞪大了眼睛,完全无从体会,为什么我的婚姻和别人的不一样呢?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   copyright dedecms

  

本文来自织梦

  日复一日,我在甘华久粗暴的言语中找到了答案,在家里,他有句口头禅:看看别人家的女人多么能干,上班之外,开店、投资,样样做得风生水起。

dedecms.com

  那个时候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丈夫骨子里就瞧不起妻子,所以,他不屑于关心、疼爱、照顾一个他看不上的普通女人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雪上加霜的是,2002年,我从国企员工成为无数个下岗工人中的一员。在别人家丈夫四处帮妻子找工作的同时,我不但没有得到一丝安慰,反而每天在家被甘华久数落着、鄙视着。

dedecms.com

  没多久,我应聘到一家超市做促销员,每天三班倒,回到家,累到骨头都快散架。一天回家后,家里乱得无从落脚,甘华久在家看了一整天电视,都不肯帮我动一下手。我又累又饿,心烦时忍不住说了他几句,谁料竟触怒了他,暴跳如雷,劈头盖脸地将我痛打了一顿,第二天,我忍着泪,带着满身伤继续上班,谁的面前都没脸提起半句。

copyright dedecms

织梦好,好织梦

特别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