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主页 > 婚嫁亲子 > 另类情感 > 正文

让婚姻从贫贱的日子里逃生

时尚女性网 | 发布: 2016-10-26 16:43 | 来源: | 编辑:

女人夜里的完美生活  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一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和杨波相识的那年,我二十四岁,他比我小两岁。我们在同一家商场上班,和他从同事发展成恋人是我自己都始料未及的。可能因为我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,所以在许多方面都很容易产生共鸣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        这些年,我妈一直希望我能嫁一个城里人,当她知道杨波的家境之后,几乎气疯了,又哭又骂。这些都在我的预料之中,我一语不发任凭她数落发泄。就这样,她好一阵歹一阵直跟我闹了将近两年,每次休月假,我几乎都是哭着离开家门的。我妈反复地对我说一句话:“你现在懂什么?的时候没间房子半辈子你都别想翻过身来,吃不敢吃穿不敢穿,到时候哭掉鼻子也晚了。”我爸家里弟兄多,我爸又是家中的老大,她自己嫁给我爸穷怕了,生怕我将来和她一样受罪。可他们年轻时那是什么年代?我嘴上不敢和我妈犟,心里暗想,只要能让我和杨波在一起,就算每晚宿大街我也愿意。

dedecms.com

  出乎我意料的是,杨波的父母竟然也不同意他和我交往,杨波没有告诉我,他可能怕我受伤害,是我去他家之后才发现的。他的妈妈对我很冷淡,说话的时候眼睛都不怎么看我,话里话外地警告我,他们家可是什么都没有,态度看上去却横得不得了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因此,我恨不得立刻就和杨波结婚,过我们自己的小日子,不再看两家父母的冷脸。 copyright dedecms

  二 内容来自dedecms

  和杨波结婚的那天,我还没出门我妈就在东屋的炕上痛哭,五个婶婶一起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把她劝住。杨波的父母果然说到做到,除了很少的几样生活用品,他们家一分钱也没给,结婚当天收的礼金他们也全扣下了,说是要还操办婚礼的借债。我没太计较,有道是好男不吃分家饭,好女不穿嫁时衣。再说,婆婆三年前患乳腺癌做了手术,家里也确实困难。 dedecms.com

  婚后,我们在市郊租了一处平房,和房东住在一个院,他们住正屋我们住厢房,虽然冬冷夏热,但是房租便宜。最不方便的是要合用一个露天厕所,无论春夏秋冬,每天晚上我上厕所的时候杨波都会陪我,在外面帮我站岗。冬天的夜里,我们两人全身冰冷地跑进屋钻到被子里,一边紧紧抱在一起取暖一边小声地笑,这样的日子,让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夫妻恩爱苦也甜了。

copyright dedecms

  两年后的春天,我怀孕了。那年,正好杨波单位在分一批公寓楼,价格比市面便宜不少,我和杨波商量之后,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争取一套,我们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降生在这个简陋狭窄的厢房里。在杨波的争取下,单位同意分给我们一套,不过全部房款要在半个月内一次付清,否则指标就得让给别人。我们俩一下慌了神,别说八万,就算八千我们也拿不出来。我和杨波赶紧分头给各自家里打电话,我妈说她先把准备给我弟弟将来结婚用的四万块钱给我们用,她再帮着借一点。杨波给家里打完电话之后就一直发愣,原来,婆婆说家里一分钱也拿不出来,也没地方帮我们借,让我们自己想办法。她还对杨波说,你哥嫂去年买房就是自己筹的钱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听了这样的话,我心里当然不舒服。杨波那晚牙疼了,第二天早晨起来,整个左脸肿得馒头一样。我对婆婆的怨气刹那间像鼓满风的帆似的膨胀起来。我不是不讲理的人,如果她试着帮忙去借,即使没有借来,我也不会怨她,可是,这样火烧眉毛的时候,她二话不说就一口回绝儿子的请求,亏她做得出来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特别推荐